新故事

故事丰富情感

最爱的人原来就在身边

  我的老家在广东的一个小地方,那里虽然偏僻,但是风光很好。我读中学时,和父母一起到了广州,虽然离开了老家,心里还一直惦记着,而且我有个心愿,要和自己心爱的女孩在老家的山顶并肩看日出。    我那时喜欢邻班的一个女同学,等了她三年,因为她不想在上大学之前就谈感情的事,说要专心读书。终于我们双双考上武汉大学,可以开始恋爱了,但恋爱却只谈了半年,分手的理由是她觉得我太大大咧咧,随地吐痰,乱扔东西。两个月后,我看到她和一个男生依偎着迎面走来,在经过我身旁时,她的男友响亮地将一口痰吐进路边的草坪里,她的

小气鬼请客

  小陆为人抠门,同事们轮流请客聚餐,唯独他每次都不买单。时间一长,大家就有些不乐意了。  有一天聚餐,快结账时杨帆首先提议,这次让小陆买单。没想到小陆拍了一下大腿,遗憾地说:“你看你不早说,我偏偏就今天没带钱包,下回吧!”女同事佳佳提醒他:“现在谁还用现金啊,都手机支付了。”小陆无奈,只好掏出手机,一看就乐了:“哎呀,真不巧,手机没电了。”  杨帆早有准备,掏出一只充电宝,说:“给你准备了,来吧!”小陆一下子傻了眼,心疼得嘴角抽搐了两下。大家憋住笑,一边聊天一边等他给手机充电。这时小陆又惊叫一

抬头遇见幸福

  夏日夜晚,吃过晚饭,照例搀着女儿稚嫩的小手,沿着湖边石子路,悠悠地散步。清风徐来,不免有些奢望,希望这样的休闲时光能够停驻得久些,再久些。于是,脚步自然而然地慢了下来,女儿却按捺不住这样的“龟速”,兀自挣脱了我的手,欢笑着向前飞奔而去。唉,每天就这么一会儿和妈妈的甜蜜时光,还不珍惜——看着孩子的背影,我有那么一刻孩子气地想着。  突然,孩子折返过身,跑回我身边,故作神秘地凑到我耳边,说:“妈妈,我发现了一个秘密,抱我一下,我就告诉你。”小丫头,还学会故弄玄虚了。没办法,想知道孩子心中的秘密,

房间里的天涯

      她本来叫田雅。父母离婚后,她自己把名字改成天涯。天涯一个人住,自13岁起。父亲长年在外地做生意,那两居室的套间,便是天涯所拥有的海角天涯。  虽然天涯自认为把自己照顾得很好,但姑妈还是不放心。后来姑妈决定给天涯召一名房客,至少也可以给天涯作个伴儿。女房客搬进来了,是在上海打工的无锡姐妹俩。  房间里的天涯就这样,一个小女孩,两个大女孩,开始了一个屋檐下的同居生活。7点10分,天涯准时出门上学。天涯的早饭通常就在路边食摊上对付过去。从家到学校这一路摊贩众多

令我流泪的单恋

   上中学时,我爱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同学,我必须承认,我被她迷住了。甚至十多年过去之后,我再次偶遇到她,依然心跳加速鼻尖冒汗。我始终认为并非我少年多情,而是我一直把心中的这份隐秘的情感看得那么纯洁,那么神圣。  她是一个来自青岛的女孩儿,清丽脱俗,走到哪里都会叫人眼前一亮,几乎令我不敢仰视,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。她很喜欢和我说话,我也不知为什么。我那时正青春勃发,满脸的青春痘,被一种自惭形秽的自卑感深深压抑着。  那份令我流泪的单恋带着这种自卑、惶惑,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,直到初中毕

显摆的博士|迷失的女孩

显摆的博士            一天,一个博士坐船欣赏风景。  在船上,博士问渔夫:“你会生物吗?”渔夫说不会,博士就说:“那你的生命就要失去4分之1了。”  过了一会儿博士有问:“你会哲学吗?”渔夫还是不会。博士又说:“那你的生命又要失去4分之1了。”  又过了一会儿,博士又问了:“你会科学吗?”渔夫仍然不会。  就在这时,狂风乱作,卷来一股巨浪,渔夫问博士:“你会游泳吗?”博士说不会,渔夫说:“那你的生命就要玩完了!” 

看电影

      姚俊平喜欢玩电脑,不喜欢看电影。空闲的日子,姚俊平端坐在电脑前,看看新闻,玩玩游戏,听听歌曲,悠哉乐哉。  好几次,同事邀请姚俊平去看电影,姚俊平说,电影有什么好看的,不如在家玩电脑,想玩什么就玩什么。有想看的电影,下载一个在电脑上看,挺方便的。去影院看电影浪费钱财不说,来来去去麻烦。  看电影姚俊平这么一说,同事也不吱声了,去找别的伴儿去了。  时过境迁,不喜欢看电影的姚俊平竟迷上了看电影,谁也猜不透其中的谜。  姚俊平喜欢到影院看电影是从那个晚上开始

那场暗恋,只是她一个人的寂寞

       生日那天,她为自己买了一套红色的内衣,蕾丝,绣着一朵朵的百合花。她洗了澡,然后穿着内衣进了房间。这是第一次。她对吴晓轲说:喜欢吗?就当我们的新婚之夜好吗?  A 喜欢就像一条越缠越紧的青藤  青慈爱上吴晓轲的时候有多大?正青涩,青涩得还如一只刚刚长出来的木瓜吧。  那场暗恋,只是她一个人的寂寞16岁,在一棵梧桐树下,看到迎面走来的吴晓轲,心,就微微地疼了。那疼,便是喜欢吧?  他们一个班,132班。在甬路边的那间平房里,那时,吴晓轲是班长,高

替我爱她

       他和她在一起,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——彼此都到了适婚年龄,于是相亲,家世、长相、工作都称得上门当户对,谁都会说这是一桩良缘。  他们彼此都是有故事的人——他与前女友的爱情在大学里开始和结束;她亦与别人十指紧扣过,但是两个人从未向对方提起前恋人的点滴。他并不强求知道她曾经的故事,只要当下的她和他在一起很快乐,其余的事便不重要了。  倒是他的母亲好奇心重,忍不住问说媒的介绍人:“小雅那么好的女孩,怎么前一段感情会没有结果?”媒人面露难色的样子让他母

阿房宫是谁烧的

       从前,有位县督学来到县立中学视察工作。他一进校门,便见到该校的壁报上写有杜牧的诗句: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  督学的文学底子很厚,看到杜牧的诗句,油然想起《阿房宫赋》,于是顺口问起了学生: “你们知道阿房宫是谁烧的?”学生们一脸惶恐,不住地摇头:“不是我烧的,不是我烧的!”  看到眼前的窘迫情景,督学啼笑皆非。他立即来到校长室,对校长指责道:“贵校学生国文程度低下,居然说阿房宫不是他烧的。”  校长心平气和地说:“本校学生一向诚实,
网站分类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«   2020年1月   »
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
搜索
最新留言
    文章归档
    友情链接

    Powered By Z-BlogPHP

    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