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故事

故事丰富情感

青春走不出那张地图

  那年,我刚上高二。开学的第一天,同桌林江便凑过来和我咬耳朵:“今年的班主任是从‘上面’调下来的,教地理,人送绰号‘追命先生’。”  开课第一天,我见到了被称之为“追命先生”的魏老师——30多岁,一件很旧的蓝西服,蔫蔫地穿在瘦小的身体上。与他落魄外表相悖的是,他的嗓门很洪亮。“感谢同学们的爱戴,授予我‘追命’的称誉,我绝对不会辜负同学们的期望……”他压低声音,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,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,“我会追着你到天涯海角!”  林江藏在课桌下的手有些发抖,他拽着我的衣角悄声说:“这个老师…

想念你的歌

  小念喜欢听陆放唱歌。这是好多年来培养起的习惯,形成了自然。    小念心里历来有预感。总有一天,陆放再也不会摩挲着自己的头亲昵的说,念念,我给你唱首歌吧。然后身边就能响起世界上最华丽饱满的声音,像腾空而起的白鸽,扎在最纯净的那块云朵里。充斥进小念空白的生命。从此之后,斑斓,不安。这就是命。    小念有一个理想,憋在心里了好长时间,不向任何一个人讲。只是每年生日的时候,都会偷偷的在蜡烛吹灭的时候许下个心愿:在很多很多年以后,如果陆放还是这样喜欢唱歌,那么我就要为他写歌,让他唱我们的歌,全世界

你说过,你会等我回来娶你的

  男孩找到女孩的时候,是在女孩的婚礼上,当时男孩正拿着玫瑰花去向女孩求婚,却意外的发现女孩穿着婚纱和别人牵了手。    男孩和女孩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,女孩清纯的眼神瞬间就征服了男孩。    男孩来自农村,凭着出色的画技考上了大学,走出了农村,并在这个城市认识了女孩。男孩觉得自己配不上女孩,想爱却不能说,只能忍,一忍再忍。终于,一年后,男孩为了自己的事业要离开了,男孩离开的那天,鼓起勇气把女孩叫了出来,在他们第一次认识的地方,那天正下着暴雨,男孩对女孩说:“我喜欢你,但我今天要离开了,你愿

严格的家教

  刘老汉去交电话费,走出门口一核对,发现少找给自己十元钱。可回去找营业员,那人却不承认。  旁人劝他,说区区十元钱,就不要计较了。刘老汉委屈地说:“你们不知道,我老婆每次打发我出来办事,回去都要刨根问底地查问。如今我少了这十元钱,回家说不清楚,她就认为我胡花了,耳朵会被她揪掉的。”  在场的人们都乐了,说好严的家教!  营业员听了,心里很不安。刚才的事情,她一时疏忽,确实少找给老汉十元钱。但因为单位有规定,营业过程中出现差错,罚当月奖金,所以她没认账。现在一看给老汉造成这么大的麻烦,觉得很对不

背着继母登长城

  春节放假的时候,我和妻子商量着该去哪儿玩,妻子毫不犹豫地说:“北京!”“什么?咱俩在北京四年大学生活,什么故宫、颐和园、十三陵、八达岭长城,闭着眼睛也能逛一圈,这回还要去?”我立即提出反对意见。妻子指指继母的房间说:“你没注意到吗?前些天,妈看电视风光片,播映北京风光时,她老人家长叹了一声,眼睛里闪着泪花。这回带上她和孩子,我们一起去北京!”还是妻子细心,我们达成共识后,打点一番,搀着继母,带着孩子上路了。  继母已年过七旬,腿脚不灵便,为了这次旅游,我们专门买了一辆手推轮椅。继母是一位小学

有一种爱叫做放手

  你是从二楼冲了下来,和我迎面撞上,把瘦弱的我撞到了走廊边的花岗岩上。闻风而至的几个老师都跑上来关心地看我的脑袋,只有你战在旁边仿佛与自己无关一样说:“娇气包,就会哭”。    班主任狠狠地训斥:“你为什么要撞她?看你把她头皮都撞破了。”这时从旁边经过的几个别班男生对着你大声哄说:“哈哈,平哥,好牛,吃人家的豆腐!”你居然站在班主任旁边还得意洋洋地说:“是啊,怎么样?服了吧!”脸色铁青的班主任居然没有让你写检查,而是大声说:你牛是吧?看我怎么惩罚你。”那天下午,我的目光不在教室里,而是留在窗外

光明草最后的预言

  大学毕业后,找了很多工作,填了很多简历,都是无疾而终。后来,我对找工作没有一点信心了,整天宅在家里上网,看电影,借以打发漫长的时光。我变得更内向了。后来,我应聘到一家物流公司。  光明草最后的预言认识男朋友浦沅的时候,是我到公司上班的第二天。我是公司基层管理人员,主要任务是负责发放货物。浦沅是业务部经理,自然要带着我去仓库盘点那些堆积的货物。  当我们进入仓库时,看到那些比我还要高大的纸箱,我的心直发怵。盘点的过程中,他非常健谈,一直说这是什么,多少价位,那是什么,多少价位。我都是“哦”字来

忘不了女友

  郭惠今年26岁,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,为人真诚善良,工作认真努力,可就是性格比较内向,所以找对象的事也就耽搁了下来。  两个月前,郭惠忽然兴奋地对我们说,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阿娟的同城女孩。两人接触了几次后,发现兴趣爱好相同,聊得十分投机,大有一种相见恨,晚的感觉。很快,郭惠就和阿娟确立了恋爱关系。  那段时间,坠入情网的郭惠每天都要给阿娟打好几个关心的电话,而且一聊就是半小时。一到周末,两个人就腻歪在一起,吃饭、逛街、看电影,别提有多甜蜜了。  这天,我刚走进办公室,就听对面的刘姐说,郭惠和

王白的长城

  2003年“五一”后的一天,猴儿岭村的王白坐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。  王白本来准备好五一要结婚的,请帖都发出去了,可是因为非典不让办事宴了。王白觉得很丧气,一辈子结一次婚,就遇上非典了。从小到大,一次当典型的事也没有轮到自己头上,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非典却和自己的婚事搅和在了一起,越想越觉得窝囊。  原先忙忙碌碌准备结婚的王白,一旦婚事取消闲下来,以前的惯性还带着他往前冲,觉得没意思透了。不是今年准备结婚,他就出去打工了。可是现在婚不能结,事儿没有干的,他觉得自己要发疯。他从早到晚打开电视,山里

窗外歌声依旧人已去

  很久以后,当听到顾林成在楼下唱那首《窗外》时,何落突然地就哭了,当然不是为了被她拒绝的众多男生之一顾林成,不过为了这首歌,更清楚些,是为了跟这首歌有关联的人,孙子南。    他们之间的故事,似乎从来就没没开始过,可却令何落煎熬了10年。    孙子南,是何落初中时代的同学,也是同桌,气质独特,品学兼优的何落是众多男生的心仪者,可天性腼腆的何落,和男生几乎是不交谈的,包括孙子南,尽管他们是同桌关系。二人同样跻身于前三甲,平常似乎除了讨论题目,很少再说话,直到寒冬到来,何落的手如往冬一样,开始皲
网站分类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«   2020年1月   »
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
搜索
最新留言
    文章归档
    友情链接

    Powered By Z-BlogPHP

    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